“极速飞行器”推动新变革 将成为NMD新克星

888次浏览 百度收录
网址:http://www.haremharem.com
网站:极速飞艇

“极速飞行器”推动新变革将成为NMD新克星

  最近俄、美两国先后公开宣布,在“极速飞行器”技术方面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很值得世人关注。

  “极速”飞行器,或“极超”飞行器,是指“高超音速”飞行器。即速度超过音速5倍以上,或者说是飞行马赫数(M数)在5以上的飞行器。从社会进步和军事意义上讲,“极速飞行器”的出现将会给人类带来极为深远的影响,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尤其是将对军事领域带来一场新变革。

  首先,“极速飞行器”相当于NMD的“新克星”。换句话说,以往导弹防御体系的作用将可能丧失了。

  俄罗斯最近公开宣布:其“革命性”战略武器在演习中已测试成功,它可以“轻而易举”地突破当今任何精心策划着的导弹防御体系。这简直就等于封杀了大名鼎鼎的NMD。其实,NMD的效果一直受到质疑。美高层早就有人认为,NMD纯粹是“白糟蹋钱”,因为拦截导弹“如同浩瀚太空里击中一颗子弹”。国际观察家也认为:“美国试验结果表明,防御导弹的有效性只有二、三成,且只能迎击短程导弹,对穿过大气层的中长程弹道导弹无法防御;而成功拦截80公里高的短程导弹,只相当一个慢垒球,线个国家级曲线球!”

  据俄方称,“这种飞行器可以改变飞行的速度和方向。试验已经证实,开发一种能使任何导弹防御系统都无用武之地的武器是可能的。”

  据有关专家推测,俄罗斯刚刚通过测试的实际是一种“极超”飞行器,它可能是新型“机动弹道导弹”或“极超音速巡航导弹”,比一般固体燃料推进的导弹快得多,超过音速5倍以上,并能在外层空间和地球大气层之间飞行。它的轨迹十分独特,不仅可以按弹道轨迹超音速飞行,还可以在大气中灵活自如地改变飞行轨迹,所以能突破任何未来的反导系统。

  另有专家认为,其实它就是一种配有引擎的弹头。当它接近目标时,引擎会发出运行指令,让它非自由降落而“跳舞”。很显然,“极速飞行器”将从根本上改变俄罗斯发展核武器的思路,会用低成本的方法使现有的导弹防御系统变得“毫无价值”。

  “极速飞行器”发展已开始进入“新阶段”。换句话说,人类飞行图景将有大变化了。

  美国宇航局最近公开宣布,X-43A“极速飞机”在美西海岸已经试飞成功,“由此掀开了航空史上新的一页———即利用大气燃烧的发动机第一次达到高超音速(大于M=5)”。这种创世界新记录的X-43A是一种个长3.7米的多角形黑色无人驾驶飞机。它先由B-52轰炸机搭载,到40000英尺高空分离,这时,与X-43A捆绑在一起的“飞鸟”火箭即行点火,将X-43A再加速到M=7,从而点燃用氢作燃料的冲压发动机,到3万米高空后,X-43A与火箭分离,独立地以8000公里时速飞行……而3年前美国就曾对X-43A进行过首飞,但因空中偏离了预定航线,不得不由地面引爆。

  从战机的发展历史看,一般都是:先追求高度和速度,后提高机动性,以致目前世界先进战机的速度都在M数2左右,更高的速度则一直处于个别的研究阶段。今天,“极速飞行器”的进展,则意味着战机的发展将进入“第三阶段”了。

  美军认为,新的高超音速攻击机将以12马赫的速度在不到4小时内向全球任何地方投送杀伤力。

  按计划,美未来的军用运输机也将比今天的战斗机还要快,具有以下能力:大量运输军事人员和先进的精确武器,可在数小时内向世界任何地方进行快速的再补给。

  “极速飞行器”相当于SDI的“新信号”。美国的“星球大战”计划(SDI计划),实际是一个第一次以天基武器为主的作战计划,自从里根政府提出“星球大战”计划之后,在探测技术、定向能技术、动能技术等方面都取得了一定进展,但整个“星球大战”计划进展速度远远不像所设想的那样乐观,因而不得不停止实施“SDI”计划。而今天,“极速”飞行器计划的实现则又重燃了“星球大战”的可能性。正如世界有关报道所论:这将是发出了“未来‘星球大战’的新信号”。这主要是因为:“极速飞行器”的出现使人们进一步看到了“空天飞机”的希望。

  空天飞机,是航天与航空相结合的新型飞行器,可以自由方便地往返大气层,能够实现重复使用和大幅度降低航天运输费用,并能在未来空间作战中大显身手,它将可能发展成为一种全新的集航空航天轰炸、运输、战斗于一身的全新机型,其作战空域将扩大到整个地球近空及其太空,由于它无可比拟的多方位、高速度机动优势,使它可以在几小时内突破任何地面防御而抵达目标。

  “极速飞行器”将开创发动机的“新纪元”。换句话说,飞行器的“心脏”更加成熟了。一提飞行,人们马上会想到飞行器。其实,飞行器的关键却在心脏———发动机。所以,飞行器发展的每个阶段都与发动机密切联系着。

  由于发动机对飞机的影响太大,越来越引起世界各国的高度重视,一直被看作高科技最密集的精品,作为保守机密的重中之重。美国在其他费用减少的情况下,仍一直增加航空发动机的研制经费。

  而今天“极速飞行器”技术取得重要突破,实际上也是发动机发展的一个里程碑,是著名的“超燃”计划———“超音速燃料冲压式喷气发动机”计划40年研究的一大成果,被称为是“继活塞式与喷气式后的第三次飞行器革命”。

  “超燃”计划,实际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飞机研究计划”的子计划,原本就是为空天飞机“新东方快车”提供动力的。

  常规火箭必须利用液氧和液氢两种燃料推进,而高超音速冲压发动机只需一种,因而可以使火箭的重量减半;而且,冲压发动机不但可在稀薄大气中获氧,还省却了燃气涡轮等部件,构造简单轻便。

  超燃冲压发动机的关键技术与技术难点有:燃料的喷射、掺混、点火和燃烧;燃烧室的设计和试验技术;发动机与机体(弹体)的一体化设计;耐高温材料和吸热材料。据报道,美国能源部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所“已完成一种超高音速飞机的革命性设计———‘超速飞翔’”。它是用氢做动力,时速近6700英里,即M=10,在2小时内可飞到全球任何位置。其关键是解决了“温度”问题,采用在大气层边缘,“像石片掠水的跳跃”———“沿正弦波航行路线”飞行:先穿越大气层到13万英尺的高空,关掉引擎滑翔降回大气层表面,再启动吸入大气助燃推进的引擎,飞跳回太空,以提高燃烧效率,减少热负荷,如此往复,直达目的地。

  总而言之,无论就“新克星”、“新阶段”、“新信号”以及“新纪元”哪个意义来说,“极速飞行器”都将成为一种推动新军事变革的新技术。(苏恩泽)来源:《解放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