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研究过的苏联装备:拱手送坦克沙里埋飞机

888次浏览 百度收录
网址:http://www.haremharem.com
网站:极速飞艇

美军研究过的苏联装备:拱手送坦克沙里埋飞机连军舰都弄到过

  孙子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只有对自己的敌人有了充分的认识,才能在临战之前有充分的把握。作战装备作为最重要的战争物资一直都是决定战斗力的主要力量,因此历来为各国兵家所看重。整个冷战当中,互为意识形态对立面的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爆发了长达半个世纪的军备竞赛,军费的增长带来了武器装备的极速更新换代,对敌方武器的针对性研究也就成了各国军事情报领域的重中之重。

  在美军的军事模拟当中,针对国外武器进行测试以得出战术性能的评估,令战士们熟悉敌军武器性能,也是战场上临敌应变的基础。在二战中,美国就通过缴获的日军装备进行评估,才就有了后续像马里亚纳射火鸡大赛这样的大胜利。到了战后,这种对实际或潜在敌方的武器评测也就成了一种常态,通过各种间谍和外交手段获得对手的先进武器也就成了冷战中的日常。在这其中,作为美国的直接竞争对手,苏联兵器也就成为了美军想方设法获得的一手情报,本文就从美军对苏联空军和陆军的军备测试来讲述(舰艇太大不好搞)。

  美国对苏军武器的研究由来已久,最早可以延伸至二战当中。在1942年秋天,由于盟国关系和《租借法案》的缘故,美国从苏联处获得了一批T-34中型坦克和KV-1重型坦克。这批坦克于1942年11月26日运抵美国马里兰州的阿伯丁武器试验场,并从同年11月29日开始陆续进行了一系列测试,一直分别持续到来年9月和11月。

  根据实验结果,总体来说,苏联坦克给美国坦克专家留下的印象还不错。设计思路简单,预留公差大,易于进行战时生产;柴油发动机轻便可靠功率大,而且自燃率也低;装甲可靠,武器装备精良,攻防兼顾。尽管如此,美国人还是看出了一些弱点。

  按照美国人的说法,T-34的斜角装甲在当时来说防弹性能是完美的,克里斯蒂悬挂也降低了坦克战时生产的难度。但也正是由于这种装甲带来的布局限制,再加上克里斯蒂的弹簧悬挂所占据的车内空间,致使整个内部空间极不合理。此外,V-2柴油发动机用于过滤发动机进气的空气滤清器设计存在重大缺陷,对灰尘和颗粒物的过滤能力很差,以至于在行驶343公里之后,灰尘会整体阻塞活塞和气缸,从而导致发动机报废,无法战时修复。

  而对于车身来说,T-34的车身密封性也很成问题,尤其是车身顶部各种焊接留下的孔隙会在下雨时将雨水渗透进车厢当中,容易引发车内电气设施故障、弹药受潮,同时也令原本就差的坦克人机性能雪上加霜。

  两款坦克的变速箱设计都很有问题,尤其是更重的KV-1坦克。KV-1坦克并未完成整个测试,变速箱的齿轮就发生了断裂。两款坦克都用了较落后的摩擦式离合器,加之劣质钢材生产,密封性差,导致在测试当中离合片磨损极为严重。而且由于电启动设施的设计问题,两款坦克的启动都说不上容易。从整体的测试结果来看,此时苏联坦克在动力、行走和人机工程性能设计上都比较孱弱。

  说完了减分项,那防护和火力自然就成了T-34和KV-1这两款坦克的加分项。KV-1在当时看来装甲性能极佳,而T-34除了用上了低碳钢的倾斜装甲之外,还做了一层表面装甲淬火以增加硬度。测试中T-34所用的F-34型76毫米坦克炮尽管初速略低,但整体性能仍与美国当时的75毫米M3坦克炮(谢尔曼和M3李坦克都是这款主炮)接近,在当时来说完全可以击毁德军除四号坦克最新改进型之外的所有轻坦和中坦。在这一点上美国人和苏联人的需求都很接近。

  尽管T-34所用的克里斯蒂悬挂看起来是美国不稀罕用的淘汰货(此时主流坦克都换成了体积更小的扭杆悬挂),但这种设计对生产和装配的压力要小得多,更能兼顾苏联全民皆兵、妇女进工厂的战时产能。从某种程度上来说,T-34坦克更是一种最利于战时生产,快速装备部队的坦克,虽然有很多问题,但在数量面前这些都是可以忽略的,毕竟攻防兼顾又便宜的中坦这一点就已经足够在战时弱化它的绝大部分缺点了。

  到了1943年底,美国要求苏联提供一批ZiS-2型57毫米反坦克炮进行测试,作为盟国的苏联也同意了(此时ZiS-2生产线也已列装)。运抵阿伯丁武器试验场,经过测试后美国人发现,与英国的QF 6磅炮相比,尽管口径相同,甚至重量上还比ZiS-2重100公斤,但苏联人的炮弹更重,初速更高,穿甲能力也远胜于6磅炮。而美国此时的M1型57毫米加农炮是对英国QF 6磅炮的小改,通过延长管身增加了炮弹初速,但仍远低于苏联ZiS-2反坦克炮。与英美同期的同口径反坦克炮相比,ZiS-2反坦克炮的钢材利用率也更高,再加之与更大口径的ZiS-3型76毫米加农炮共用同一型炮架,因此成本控制优秀,便于战时的流水线生产。对苏联火炮的研究也为战后英美火炮的研发指明了方向。

  伴随着二战的结束,共同敌人的丧失使在战争中强大的美苏在战后崛起,在原有世界格局上诞生了超级大国争霸的全新世界格局,冷战爆发。此时想取得苏联武器已经不再像二战中那么容易,但意识形态的对抗也随之诞生了围绕着超级大国的军事集团及其仆从国。以冷战为基础的大格局充斥着仆从国和傀儡政权之间的热战和冲突,在这种类似拉锯战的模式当中,各种战争缴获、间谍活动以及政治交易又成为了获取敌方武器的主要形式。

  不仅美国用这种方式获取敌方武器情报,苏联也一样,1958年的响尾蛇导弹事件一度曾成为建国初期中苏关系交恶的重要导火索之一。

  美国第一次接触苏联现役战斗机也是在二战之后,1949年,苏联装备了战后最早一批喷气式飞机,包括雅克-23战斗机在内,在当时算得上苏联最先进的后掠翼喷气式战斗机。后期由于更先进的米格-15量产,雅克-23逐步沦为华约国家援助战斗机。1953年,由于南斯拉夫与苏联交恶,作为政治交易,铁托将雅克-23偷偷移交给美国测试,以换取美国的军事支持。这架飞机被拆解运到了美国空军在俄亥俄州代顿附近莱特空军基地的测试和评价中心,并进行了重组和测试,为了掩人耳目,甚至为它涂上了美军标识。测试完之后,又通过秘密渠道拆解运回南斯拉夫。

  在当时美军的测试得知,雅克-23性能较低,稳定性也差,在超过600km / h的速度后,战机就会丧失巡航稳定性,因此安全航速仅有0.68马赫。此时由于米格-15已经列装,雅克-23逐步退役,美国人也知道苏联人对这款过渡战机已经不是苏联空军的正常实力,因此也没把雅克-23的数据当回事。

  作为二战后第一次大规模热战,朝鲜战争成为了战后美苏这两个老盟国见识各自武器的重要节点。由于战争行为受到了斯大林的支持,因此朝鲜装备了相当数量的苏联现役装备,包括新式的T-34-85中型坦克。由于先进装备的列装,再加之战前经苏联教官和顾问的培训,因此朝鲜装甲部队在战争之初一度令韩国部队和联合国军震惊不已。但由于朝鲜人受训不佳,再加之联合国军的空中优势,因此战争初期朝鲜的装甲部队优势在联合国军参战之后迅速丧失,而美国人也趁机缴获了相当一部分数量的苏援武器。

  美国人将缴获基本完好的T-34-85坦克运回国内测试,发现T-34-85与1942年测试的T-34完全不同。坦克的可靠性和生产工艺都有了质的飞跃,并专门对一些紧要问题做出了利于战斗的创新性改进。而最重要的是T-34-85坦克换装了一个更大更宽敞更结实的炮塔,随之还有一门更强大的85毫米主炮。在与本国的M4A1E4谢尔曼坦克对比当中,美国人发现这两种坦克的主炮都能击穿对方的正面装甲,但T-34-85用的85毫米主炮在发射高爆杀伤弹上比M4A1E4谢尔曼坦克更便利,这对支援步兵和反工事作战当中更为有利。相比而言,本国M4A1E4谢尔曼坦克的优势在射速和精度上,但这些都仰仗坦克乘员的受训熟练程度,在这一点上,联合国军远比朝鲜人民军和中国志愿军做的要好。

  除缴获坦克之外,美国还缴获了大量其他的苏制装备。轻重武器包括PPSh-41和PPS-43冲锋枪、莫辛纳甘狙击步枪、DP-27轻机枪、SG-43中型机枪、DShK大口径机枪、120毫米迫击炮、ZIS-3型76毫米加农炮和M-30式122毫米榴弹炮,甚至包括GAZ-51军用卡车等等。有趣的是,美国人对苏联大部分的轻重武器评价都很好,甚至还留下了GAZ-51军用卡车加上机枪作为巡逻、运兵用的简易装甲卡车[[footnoteRef:0]]以及轨道巡逻车。 [0: [] гантраки]

  朝鲜战争当中美军从朝鲜人民军手里缴获了大量苏制轻重武器,而且评价大都不错

  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改装,美国人把缴获的GAZ-51N军用卡车拆掉橡胶胎加上机枪作为铁路巡逻车使用

  空战领域,志愿军飞行员(包括苏军现役飞行员)驾驶的米格-15在朝鲜战场上一战成名,也使得米格走廊成为了米高扬设计局在喷气机时代的金字招牌。而朝鲜上空苏制米格-15与联合国军装备的F-86战斗机爆发的空战也成了喷气机空战史上的经典场面。当时的美军人认为,米格-15跟F-86相比在垂直机动性和武器方面前者更加,而F-86的航电性能和水平巡航和机动方面要更好。

  为了知己知彼,熟悉苏制战斗机的性能,美国急需获取一架米格-15战斗机进行测试。1953年4月,美国空军针对朝鲜人民军和志愿军发布了一道悬赏令:只要能驾驶米格-15战斗机投降,就可以获得十万美元的报酬。尽管如此,直到朝鲜停战后,当年9月21日才有人民军飞行员卢今锡驾驶米格-15降落在韩国空军金浦基地,随后被转移到冲绳嘉手纳空军基地。9月27日,美空军派试飞员查克·叶格(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突破音障的人)对米格-15进行了一系列的飞行测试。

  经测试,米格-15战斗机尽管在爬升力、最大升限与加速能力方面存在优势,但在设计方面存在着操纵稳定性的问题,经常在高速飞行中无预警地翘起机首或水平打转,而且航电系统整体老旧。测试完成之后,这架米格-15战斗机被赖特-帕特森空军基地的美国空军国家博物馆收藏。

  朝鲜叛逃的米格-15战斗机在完成拆解研究和测试之后,被美国空军国家博物馆收藏

  朝鲜战争之后,地区性热战和冲突的降温致使美国通过战争缴获获取苏联军事装备的途径暂时中止,地区性的仆从国拉拢和超级大国通过军事支持的拉锯战又成为了主流。在冷战之下的区域性对抗当中,中东又成为了美苏较劲的焦点,苏联把大量军事装备源源不断的提供给亲苏的阿拉伯国家,而以色列背后是美国支持。在这种情况下间谍活动成为了获取苏制武器的主要来源。

  60年代开始,以色列摩萨德开始尝试通过间谍活动偷取阿拉伯国家的米格-21战斗机,称之为钻石行动。从1962年开始,一直到1966年,经历了数次失败之后,摩萨德终于成功策反了一名伊拉克飞行员,并于当年8月驾机叛逃到以色列,震惊世界。以色列空军有关部门对米格-21进行了长达100小时的飞行测试,了解了其战术性能,在日后的六日战争当中也以此击败了阿拉伯空军。而美国随之也通过外交和军援手段,获取了租借米格-21进行测试研究的机会。

  1968年米格-21被以色列租借给美国,并于当年2月在格鲁姆湖空军基地(俗称51区)进行了秘密测试。同样是在米格-21测试的1968年,美国阴差阳错得到了一架因为导航失误迫降在以色列贝茨空军基地的米格-17。尽管米格-17稍显过时,但此时恰逢越南战争战事升级,而北越空军主要战斗机则还是以苏联的米格-17和中国仿制的歼-5战斗机为主。因此米格-17反而比更先进的米格-21更受美军重视。

  冷、热战交替是二战后新秩序的发展规律。朝鲜战争结束十几年后,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在以色列和阿拉伯联军之间打响。明面上这只是一场区域性战争,但超级大国的手无处不在,以色列背后是美国支持,阿拉伯联军则有苏联援助。尽管阿拉伯联军声势浩大,但仅开战六天就被以色列打垮,各种轻伤甚至完好的苏援装备就这样落入亲美的以色列之手。据统计,仅在西奈半岛以军就缴获了埃及291辆T-54、82辆T-55、251辆T-34、72辆IS-3M重坦、29辆PT-76两栖坦克和51辆SU-100坦克歼击车,以及大量的其他装甲车和火炮。而作为盟友的美国则获取了以军战后的测试数据,并得到了部分战利品用以研究。

  苏援埃及的ZIL-157装甲车和PT-76两栖坦克还没从火车上卸下来就被以军缴获

  大量苏援坦克在轻伤或者完好的情况下就成了以军战利品,图为以军缴获的埃及T-55坦克

  六日战争结束之后,以军缴获的苏制武器大部分被以军内部消化,在之后的几次中东战争当中也是如此。在1973年的赎罪日战争当中,以军又缴获了550辆苏制T-54/55和T-62坦克。这些坦克在战后大都被重新修复,并进行了西式的现代化改装,例如从英国购买北约标准的L7 105毫米线膛炮,以此长期服役。有些不能被修复或者修复成本过高的,就干脆直接拆成零件作为现役坦克备件使用(不能拆零件获取的则要么通过芬兰的皮包公司购买,要么以色列自产)。

  以色列把缴获的苏制坦克现代化改装后直接列装服役,例如图中的Tiran-5坦克就是用T-55改的。

  炮塔损坏就干脆拆掉炮塔改装成履带车辆,例如阿奇扎里特装甲运兵车就是以军用T-54/55坦克底盘改的,与原车身相比,阿奇扎里特装甲运兵车的防护程度远比T-54/55要高得多,加装反应装甲,动力和内部设施也多有改进

  除此之外,以军还缴获了部分苏制雷达和导弹系统,例如图中的P-12雷达和S-125地空导弹。而作为以色列的重要盟友,美国自然也有机会研究这些抢手的苏制武器。

  如果说之前美国对苏制武器小打小闹的研究只是纯粹研究战术性能和科技水平,那么从1972年开始,美国就正式开始通过成立假想敌部队来成建制模拟敌方装备和战术,来提升自身部队的作战水平。受到越战的空战影响,在1972年,美国空军成立了第64战斗机中队,通过资深驾驶员驾驶模拟的越军战机与新手驾驶员进行空战模拟训练的方式提升作战水平。

  此时的国际环境中,印尼经历了九三〇军事政变之后推翻了亲苏亲公的苏加诺政府,而与美国亲近,这也成为了美国获取苏制武器最佳机会。美国通过经济援助和军事支持的方式换取了获得印尼空军苏援战机的机会,但直到运抵美国后才发现,这些战斗机状态都很差,零件不齐全,重要部件也多有损坏。为此在1972到1973年之间,美国空军的工程师不得不拆了东墙补西墙,通过拆零件的方式勉强救活了一架米格-17PF,两架米格-17F和两架米格-21F-13战斗机。

  来自印尼的米格战机和美国的F-5战斗机,这两者都是第64战斗机中队用来做模拟空战的对抗机。

  这些来自印尼的米格战斗机此后就进入到了美国的假想敌部队,并参与到空战模拟训练和对抗性演习当中。米格-17F战斗机在假想敌部队当中一直使用到1982年,而米格-21F13则一直用到1987年。随着中美80年代的蜜月期,美国又通过皮包公司的形式从中国购买了一定数量的歼-7B战斗机,同样是用来做对抗演练。

  国产的歼-7战斗机作为米格-21的仿制型,也是美空军假想敌部队的重要模拟对抗机。

  回到中东视角,1978年,伴随着萨达特的上台,埃及结束了同苏联的友好关系,并与以色列签署了《戴维营和约》,导致苏联最大的阿拉伯盟友转向美国阵营。为了获取美国的军事援助和经济援助,埃及把亲苏20年间获得的大量苏联军给美国研究。据统计,在萨达特上台后,共有16架米格-21MF,2架米格-21U,2架苏-20,6架米格-23MS,6架米格-23BN和2架米-8直升机被送往美国进行研究。

  而作为与F-14同时代同类型的米格-23,美国人对其着重感兴趣,为此专门利用从埃及得到的米格-23进行了一系列的测试和训练(我国也用从埃及得到的米格-23做了强-6方案)。因为没有米高扬设计局的技术支持,美国人拿到米格-23之后对具体的设计状态也不能做到知根知底,为此甚至还在试飞测试当中损失了几架。然而实际上,即便在苏联人自己看来米格-23也是一种设计有缺陷的战斗机,由于变后掠翼的加入使得飞机结构变得复杂,重量增加,再加上航电上的天生弱势,导致其操控品质和可靠性都极差。根据米格-23美国试飞员普埃斯的反馈:它就是一坨狗屎。

  如果说冷战前期美国得到的都是苏联特意阉割过的外贸版军事装备,那么1976年的别连科叛逃事件反而给了美国零距离研究苏联最先进现役战斗机的机会。受制于美国XB-70女武神轰炸机(未列装)和SR-71黑鸟侦察机的3马赫极速压力,苏联研制并列装了米格-25战斗截击机以应对威胁。米格-25列装初期凭借其极高的参数甚至一度令西方世界认为苏联的冶金工业和航空工业领先世界,直到1976年9月6日苏军飞行员维克托·别连科中尉驾驶米格-25P战斗机叛逃日本,西方世界才真正揭开了该飞机神秘的面纱,而别连科也因此获得了美国政治庇护,随后甚至还在美国给假想敌部队当过重要的飞行员。

  尽管苏联一直称别连科是因为导航事故偏离航线而迫降日本,要求日本方面归还米格-25战斗机,但驻日美军当然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美国专门派了一个专家团队来到日本研究这架天上掉下来的宝贝,最初是在别连科的迫降地点,也就是日本函馆民航机场进行了最初的研究。由于民航机场不具备研究最先进战斗机的条件,因此在简单拆解之后,美国人于9月24日晚用C-5银河运输机将米格-25运到了距离东京80公里的日本航空自卫队百里基地,为此甚至动用了14架日本航空自卫队的F-4和F-104战斗机护航。

  这架珍贵的米格-25被美日航空专家拆解研究了两个月的时间,直到11月15日才交还苏联。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面,美日航空专家对米格-25的各项设计都进行了研究和评估。最初在西方专家的眼中,几乎所有人都以为米格-25是当时最好的截击机,设计简单,强度足够,简单可靠维护性高,而且对飞行员的要求也较低。直到拆解之后才发现,这玩意就是一坨会飞的不锈钢,原本估计的大规模钛合金机身没有出现,航电系统也是老旧的真空管设计,除了发动机动力强劲,整体性能甚至不如美国同期在研的F-15战斗机。

  尽管如此,美国人对米格-25的评价还是不算差。同样是3马赫的极速情况下,米格-25在操纵性上仍旧比SR-71要好,转弯半径也相对更小一些。老旧的真空管雷达尽管显得过时,但性能整体跟得上时代。因为从米格-25上研究得到的资料,美国放弃了在超音速轰炸机和战斗机方面的不必要投入。而别林科的叛逃也使得苏联损失严重,不仅处理了与叛逃事件牵连的数十人,还不得不在两年内更换了所有米格-25的敌我识别系统。两个月的研究总是意犹未尽的,当然这也并不是美国人最后一次接触到米格-25,在90年代之后,伊拉克的米格-25RB侦察机曾多次入侵约旦和沙特领空侦查,而3马赫的逃脱时速也使这两国装备的美制F-15和F-16战斗机升空之后无力拦截,为此美国情报部门又重新打起了阿拉伯国家所购买到的米格-25的主意。

  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期间,伊军一触即溃,各种军事装备也被伊军埋进沙子里,除各种坦克之外,还包括美国人急需的米格-25。仅在Аль-Таккадум这一处,美国人就从沙子里找到了数架米格-25RB和米格-25RBSH侦查型,其中已知的至少有一架被美国运回国内,并在莱特-帕特森空军基地进行了细致的拆解和研究。随后,这架飞机被转移到美国代顿的空军博物馆馆藏。

  如果说美国空军对苏联战机进行了最早的模拟对抗,那么陆军的假想敌部队则出现在更晚一些的八十年代。1981年,效仿空军,美国陆军组建了专门的假想敌部队:第32近卫摩步团,并专门在莫哈韦沙漠中部的欧文堡建立了专门的国家陆军训练中心。第32近卫摩步团身穿苏联军装,步兵手持苏军武器(大部分是从中国采购),使用苏联装甲车,并通过研究和情报来模仿苏联战术的方式,以实战化演习的方式跟美军部队进行对抗化演习。

  欧文堡的第32近卫摩步团无论是装备还是战术都是苏式的,按照苏联人的话:他们比苏军更苏军

  欧文堡的大部分装甲车都是来自阿拉伯国家提供的正经苏制装备,当然数量不足也会用自家坦克伪装一下将就着,例如冒充BMP-1步兵战车的谢里登战车,换了苏联涂装看上去很滑稽

  搞不到正经苏军装备的就用自己同类装备涂装苏军迷彩和标识来冒充一下,图为伪苏军版的JUH-1H直升机,用来模拟米-24武装直升机

  这一情况在80年代末期略有改观,由于社会动荡和经济下滑,原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和华约国家有些时候连部队津贴都发不出来,这也导致军火盗卖猖獗,电影《战争之王》里尤里开始大规模卖军火就是这一时候,此时除了战乱国家会购买华约国家的二手装备外,美国也通过皮包公司的形式购买了相当的数量,一来拆解研究,二来为陆军第32近卫摩步团提供正经装备。

  伴随着80年代末,苏联在东欧控制力的下降,东欧的华约社会主义国家开始分崩离析,最典型的就是德国统一。在此之后,原东德和波兰等国的各种苏联坦克,例如T-72等通过德国源源不断的运抵美国。但此时的苏联经济下滑,重症缠身,已经无力控制原来的小弟,之后的灭亡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1991年,重症缠身的苏联在经历了多次不成功的改革之后,正式解体。解体之后,原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以及华约国家大多转向北约,这反而成为了西方了解原苏联军事科技的饕餮盛宴。除了部分核威慑力量之外,大量海陆空军事装备被北约国家和美国以各种途径获取,用句比喻说苏联解体之后,早期俄罗斯的军事就像是《皇帝新装》一样透明也不为过。但此时的俄罗斯已经不是当年的超级大国,廉颇老矣,为之奈何?

  苏联解体后,1996年俄罗斯卖给了韩国80辆T-80坦克,包括Shtora-1窗帘-1光电干扰系统和Agava-2热成像仪。作为韩国战术假象部队模拟朝鲜天马虎坦克的来源,据说韩国人对T-80坦克的印象很不错,此外韩国还购买了70辆BMP-3步兵战车和33辆BTR-80A装甲运兵车。

  苏联解体之后,从1992年开始,原本在苏联时期不被销售的T-80也被穷的当裤子的俄罗斯卖给英国,随后英国以1070万美元的价格由卖给美国赚了一笔,美国在其后也了解了苏联时期的燃气轮机技术。当时很多国家都在充当美国获取俄罗斯装备的二道贩子,例如摩洛哥就在1994年买过4辆T-80U坦克,最后全部卖给美国

  如果说美国从俄罗斯搞苏联装备还得通过二道贩子和皮包公司,原苏联加盟国摩尔多瓦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叫卖,仅1997年底之前,美国就从摩尔多瓦买了22架米格-29战斗机,并通过C-17环球霸王运输机运回国,全部都是原苏军自用版

  苏联已逝,各种装备性能也被原来的老对手探了个底。在与苏联的对抗当中,美国通过研究苏联装备发展了本国装备,通过战术假想部队提高了自身的作战能力,最终也成了一个制度和传统被我国学到。而现如今,美国又开始以战术假想的方式模拟歼-20战斗机,这也算是同为社会主义的中国重新接过老大哥的接力棒吧。

  今年12月5号在美国佐治亚州萨凡纳-希尔顿黑德军事基地拍到了给美国海军陆战队训练使用的歼-20模型。

  附图:GOOGLE地球卫星截图里可以看到的在美国的苏军战机装备,这还仅仅是露天的

  内华达州雷诺-赛德军事基地里的苏军战机,大部分是米格,其中甚至有很多是私人藏品

  为数不多能引起美国兴趣,而且能搞到的苏制海军舰艇:1241型导弹艇。1991年两德合并之后,美国从德国购买而来,研究之后收藏在马萨诸塞战舰纪念馆,不止能挖出石油,沙漠里还有战斗机!美国的米格-25就是这么来的,假想敌部队训练,美国都冒充过哪些苏式装备?看起来十分滑稽。